当代画皮故事


“我有一张100万的脸”


今天只要你稍加留心,会发现在这个求美时代,年轻人通过医疗手段提升颜值,可以用“家常便饭”来形容。
医美APP新氧发布的《2017年医美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5年整形人群还以明星、网红为主, 现在 一半以上的用户都是普通消费者
,中国医疗美容市场每年以40%的速度增长。
而在医美APP悦美上 , 用户以80、90后为主 。尤其对90后来说,整容不是一个需要思考很久的决策,而且他们愿意去分享,不介意让别人知道。
这启发我们去关注普通都市女孩的求美心愿。她们对于美的渴求,以及欲望下的内心纠葛,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挣扎和浮沉。
我们选择了4个女孩的整容故事,希望能让你看到一幅生动的北京女子整容图鉴。
就仿佛像,苍蝇盯着一坨翔
项目:正颚手术 花销:20多万
@杨乐乐
在国贸CBD,精致是每个女孩的标配。在有落地玻璃窗的咖啡屋,她跟坐对面的姑娘讲起去韩国整容的经历,这是她第57次娓娓道来。
在韩国做完整容手术的当晚,她因为嘴里插着引流管,呼吸困难,嗓子特别干,还老想呕吐。不过,吐出的不是食物,血直接从嘴巴里喷了出来。
她不停按铃,一晚上摁了不下30次,把护士都整烦了。通过翻译软件,她被反复告知这是正常的。这是她第一次出国,一个人。
原来她的牙齿有一点问题,属于外凹,不是通过矫正牙齿就能改善的,需要做正颚手术。
因为这块的缺陷,她落下一个办公室笑话,同事们说她的嘴和脖子连到一块去了。她每换一家公司,这个笑话都要重演一遍。虽然同事们是当玩笑话一说就过,可是她较真了。这个结在心里积压了很久。偶然间,她在一档韩国电视节目里,看到了去韩国做整容的那家医院,看完后当即种草了,“真的,那种心情,跟你死里逃生差不多。”
整容的目的,原本是让别人忽略她下巴的缺陷,让目光在整张脸上雨露均沾。没想到,人们现在对她的下巴,更热情了。
赞美都快听得耳屎挤出来,她下意识注意了下对面女孩轻撇的下唇,就知道这不会是一场走心的聊天,以揶揄开头,以尴尬收尾。
人们热衷听她讲下巴的故事,很多时候并非出自真诚,传递给她五味杂陈的信息、情绪、眼光,比下巴不完美的时候还烦人。“就仿佛像,苍蝇盯着一坨翔。”
亲热的时候,不碰她的脸
项目:双眼皮、全面部的脂肪填充、
面颊和双下巴吸脂、 鼻综合 花销:16万多
@柴欣
男朋友1米83,校篮球队队长,她则是班里衬托红花的绿叶,这种差距,让她苦苦追了将近4年,才将男朋友追到了手。“他对我怎样我都能接受,不打我不骂我就行。”

可是男朋友觉得她丑,每次出去玩都不会带她,觉得带出去给他丢人。

男朋友还跟别的小姑娘发微信、打电话,频繁来往。有天她没加班,回到南二环边芳城园的出租屋,发现垃圾桶里,有刚用过的避孕套。
分手那天晚上,她决定整容。在一年时间里,她巴掌大的一张脸,动过刀的地方却不少。粗略一算,花在脸上的钱都够买辆好车了。
这张用钱砸出来的脸,让男朋友回心转意了,两人重新复合。
不过,在爱情里,她不再是那个没得选的姑娘,开始有男人围着她,跟她说从没听过的令人身心愉悦的话。她有了新的男朋友。
他发现新男友有个奇怪的习惯,每次亲热的时候,都不会碰她的脸。直到有一次,她解锁了男朋友的手机,发现男朋友的前几任女友,都有一张网红脸。
洋酒喝了个遍,没人来高薪挖走她
项目:切眉手术 花销:2万多
@马佳佳
她是一家大公司的公关,每天跟人打交道。她相信如果自己的脸更精致,就可以和更大格局的人物一个圈子。
在亮马桥一代,五星酒店云集,她耳闻圈子里的传闻,谁谁谁和某某大人物喝了一杯酒,被大人物高薪挖走了。但首先,她得先喝上这杯酒吧。
最近她又去做了一个切眉手术,把眉毛这一块切掉一点肉,然后眼皮就能往上提一点,双眼皮就会显得宽了。可能是因为切肉的地方离太阳穴很近,所以做完之后回到家,她上吐下泻,头疼得像炸开一样。
她参加了好几个酒会,和很多人物觥筹交错,体会到了圈里人的繁华。这种感觉,她形容为从农村到城市的跨越。
她来自小城市,不甘心在十八线小城过平凡的生活。当她留在北京,又发现在这里,平凡的感觉实际上是放大了。她看着窗外,觉得天边的云,都比故乡离地更遥远。
威士忌、白兰地、龙舌兰、杜松子、朗姆、伏特加,她都喝了个遍,依然没有哪个大人物高薪挖走她。
她觉得自己,还不够精致。
工作特别好,连加班都这么养人
项目: 玻尿酸 花销:3万多
@薛敏
最近她总在假装加班、频繁出差,为了谢绝闺蜜们逛街血拼的邀约。
在这之前,她几乎每周都会和闺蜜们去逛逛国贸银泰或王府井in88,她很享受在大都市的这种仪式感,虽然她才26岁,月薪刚够1万。
赚钱如抽丝,花钱如流水,最近她的钱包尤其瘪。玻尿酸进口的,两支共花掉了她三万多,分期付,每月只能吃素。没什么过不了的,她发挥连吃一个月炒土豆丝的能力,把房子从三环搬到五环。想想遇害的空姐,她收起手机,挤进拥挤的地铁。拿起kindle,塑造好看的皮囊,丰富有趣的灵魂。
在钱的问题上,她没有精打细算去想过。她还会花更多的钱,打更好的玻尿酸,来保养比现在更好的状态。身边的闺蜜,有的从18岁就开始打玻尿酸了,说是越早越能容颜不老。
整容容易上瘾,“美确实是无止境的,人一旦美起来,就不想回到以前的丑样子了。要是真回去了,你心里能得劲吗?”
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她自信满满,答应了闺蜜们的邀约。不过囊中羞涩,她这回只逛不买。
休息时,闺蜜们围成一桌,有的秀了下最新款的口红,有的露了露男朋友买的钻石戒指,有的则把国外买的名牌包包直接拍到桌子上,闺蜜们看着她。
她只好托着脸颊,夸自己的工作特别好,连加班都这么养人。
(本故事基于采访,但纯属虚构,切勿对号入座)
文: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新媒体记者 俞杨
值班编辑:韩忠强

▼ 推荐阅读
[]
[]
雷佳音凭什么这么火?[]
[]
六安教师维权事件:副省长曾批示解决类似问题,但六安落实不到位

[]
王凤雅事件全复盘: 谣言、网络暴力和一个无计可施的底层家庭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